音乐在线

把人生糅进音乐旋律 罗琦收心勇敢回归

TIME:2015-07-21 00:04:20   来源:互联网   访问:
当前位置:首页 > 摇滚 > 正文

靳松

靳松

罗琦

罗琦

欧珈源

欧珈源

  歌如人生,人生亦如歌。纵观今日音乐圈,既有人在神曲和怪咖的快捷道上一奔到底,也有人始终紧握定海神针,倔强打磨着属于自己的style,比如秉持“完美主义”的拧巴大王欧珈源,比如总和老吉他一起流浪在路上的靳松,比如有着不可复制经历的摇滚女王罗琦。在近期南京文化舞台上,我们就有幸亲耳听到这些独领风骚的歌手奉献给我们的新歌旧曲。

  欧珈源:

  “月亮上的男人”一心追求完美

  妈妈对我说/打动你心扉的歌声/决非来自我手中弹拨的吉他/就像汹涌的河流/决非来自雪山和冰川的融化。

  ——《和那些人一样》

  提到欧珈源这个恍然住在月亮上的男人,乐迷们的眼前总闪耀着“拧巴”俩字。以“快”为王的时代,怕的就是拧巴、不干练,老欧却从不忌讳自己的“拧巴”,一个曲调、一句歌词,都必须以N种方式奔跑在完美道路上,怎一个拧巴了得。也因为这种“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拧巴,这个来自四川小城的乐痴,在放弃了自己的教师身份和油画专业后,也确实在一首首精雕细刻的歌曲中活出了另一番滋味。

  今年4月底,在粉丝们的千呼万唤中,老欧携声音玩具乐队终于推出了最新专辑《爱是昂贵的》,尽管用一个年轮的时间孕育一张专辑实属不易,但老欧对新专辑仍然不甚满意,好在6月中旬“声玩”在南京的新专辑巡演中,新专辑稳定的高水准还是让潮水般赶来聆听老欧的老歌迷们惊喜,老欧刚一开腔,潜伏在乐迷脑海里,声玩乐队的前身——“朝圣者的背叛”就瞬间被激活,彼时,热血沸腾的欧珈源还叫着自己的本名“欧波”,乐队的名字更有着少年们特有的反叛触角。音乐至上的生活始终叫老欧痛并快乐着,岁月洗涤带来的生命感悟在他的歌曲中应有尽有,也源于孩童式的原始痴迷,最后连乐队的名字都变成了“声音玩具”。

  尽管尚未大红大紫过,但声玩还是口口相传地在天南地北积攒了大量粉丝,歌词里的诗意和哲思最能打动文青,低沉的吉他、悠扬的旋律、呓语式的演唱风格也颇能营造气氛。一首《秘密的爱》就足以把青春期的爱情回忆释放得淋漓尽致,“和你在一起我已经把什么都忘记”,这既是对爱人的表白,也表达了对音乐的执着。《抚琴小夜曲》则安静得像一个开满鲜花的深渊,表面上波澜不惊,其下的暗潮涌动却叫人触目惊心,整首歌曲音调平稳,就好像是演奏人懒惰得都不愿过多地拨弄下手指附近的琴弦,但那迷梦般的声音却告诉你:“那欢乐的海洋,恍惚之中听到有声音在想象里蔓延,你却不能身在其中,唯有暗自空叹”。尽管《爱是昂贵的》这张专辑比起旧专辑《最美妙的旅行》多了些深沉和内敛,但从12年前就追随而来的铁粉们还是欣喜地反复回放着来自老欧的最新声音礼物。

  靳松:

  “远方旅行者”也渴望人间烟火

  人们爱自由但更害怕老无所依/你说要骑着摩托一路向西看一看晚霞/再盖个大房子和朋友们老有所依。

  ——《远方的旅行者》

  6月26日,靳松背着木吉他,以自己最经典的形象拉开了新专辑《远方的旅行者》的南京巡演,这个唱着“爱恨不说有多少,夜夜都是孤独”,很难用三言两语描述清楚的民谣歌手,18年来边走边唱,从摇滚青年变成了一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吟游诗人,也顺便收获了大批歌迷。音乐市场向来风云变幻,难以捉摸,但远离主流的靳松始终都是那样淡然,只用一把木吉他、一个阳光的笑容,就在歌迷心里撒下了一把蓬勃的音乐种子。

  那还是1998年,这个毕业于北京迷笛音乐学校的大男孩,背着吉他就开始了自己在国内的飘泊。这既是他的主观选择,又带着说不清的宿命味道,因为远在彩云之南的那个封闭小山沟里,还是小学生的他已经迷上了用一只口琴来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父母的工作变动、生活的变迁,都没影响到绿皮车上的靳松一路心花怒放,多年后他在《游牧时光》里唱:“流浪的孩子,在风雨中长大,知心的朋友,聚散在天涯”,这种流浪情结充斥在他的很多歌曲里,也让他很难像那些“北漂”艺人一样,和北京这座大城死磕到底,而是从音乐学校毕业的当年,就远赴东北组建了自己的“优质大豆”乐队。住乡村范儿的农家小院,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冬天自己上山砍柴取暖,最受不了的还是因为天气太冷,手指都僵硬得拨不动琴弦。经过了这一番极致考验,再回到四季如春的昆明,吃喝玩乐的世俗生活,不由地便让靳松很是惬意。但如此放松的生活绝不会持久,边游历边做音乐才是靳松从一而终的理想生活模式,就这样,晃晃荡荡的已是很多年过去。

  靳松来宁这天,尽管大雨瓢泼,歌迷们依然冒雨捧场,歌唱会后大家在温馨灯火下和靳松聊天、合影,完全是多年老友重聚时的那种舒心惬意。这也正是现在的靳松喜欢的生活,音乐和灵魂有一大半时间在路上,同时世俗生活也生机盎然,有房有车,有三五老友、个把粉丝。所以你不难发现,靳松的新专辑里既有着旅途中摇曳的诗意,也多了份对烟火家园的浓浓眷恋。

  罗琦:

  从随心所欲到勇敢回归

  当灵魂赤裸在苍凉的天和地/我只有选择坚强来拯救我自己/所有奔腾的风所有疯狂的梦/全都在痛苦中复活了我的心。

  ——《选择坚强》

  从1993年的《选择坚强》,到1996年的《快乐机器》,再到1998年的《新天》,试图在音乐中注入男性钙质的前指南针乐队主唱罗琦,曾用强劲POP风震撼了整个摇滚乐坛,并当之无愧地获得“中国摇滚第一女声”头衔。也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在红遍歌坛数载后,罗琦黯然消失多年。尽管如此,她那魔力十足的歌声却始终被众多歌迷怀念,《雨夜里的烦恼》、《把你唱醉》、《随心所欲》、《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等经典老歌始终高居热搜榜,也让很多人为罗琦过山车一样的人生经历唏嘘不已。

  13岁出道、16岁成名、18岁失去左眼、22岁被强制戒毒,这些曲折过往总被网友扒了又扒,曾痛彻心扉的罗琦却已渐渐坦然,成绩就是成绩,错误也是板上钉钉,只有奋力从废墟上崛起才无愧今生,只有勇敢者才有重新称王的机会。十八年前那个夏天在南京的不光彩戒毒经历曾轰动全国,而今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这天,罗琦“树生长的声音”全国巡演恰在南京开唱,饱含忏悔的诚意。当日罗琦和冷空气乐队激情满怀地演唱了《我没有远方》等经典歌曲,尽管很多年过去,摇滚女王的嗓音依旧高亢有力,穿透人心。对于新一代乐迷,认识罗琦更多是始于“我是歌手”节目。尽管如今的罗琦外形上已接近路人,但只要打开嗓音,你就会被卷进一个强劲的气场,这是一个被命运赋予了强大生命力的女人,不断用歌声解码着自己的故事。

  不是谁都有本事用高亢来反衬婉转缠绵,《把你唱醉》就被罗琦演绎成了一个勇敢女人的爱情宣言,《随心所欲》既是声嘶力竭的宣泄,又透露着如释重负的轻松,同样高亢的《回来》却是诚意满满的渴望,更像是对自己的一个总结和交代,“不再迷失,不再改变,我要那太阳,带着忏悔飘荡,看到坚强在生长”。

  自我始终是罗琦的音乐DNA,在《我是歌手》舞台上,《我期待》、《我相信》、《我是一只小小鸟》、《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她唱过的所有歌曲的名字里都有个“我”字,对“我”的思考和反刍显然已成为罗琦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正是这种对“我”的密切关注,很容易就让那些孤独的灵魂被罗琦的歌声催眠。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音乐在线立场。)

34.9K
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0-2018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音乐在线
欢迎广大网友来本网站投稿,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客服QQ:67650701
回到顶部